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古代文学论文 >> 正文

        古典文学虹意象产生研究

        摘要:虹作为一种自然现象,被原始先民在头脑中加工后赋予了一定的意义,这种意义是由处于思想幼年时期的原始人通过观察想象而建立起来的。它由最初的一种气象预兆发展为一种图腾,期间增加了某种神性,又由图腾文化发展成为文学创作中的意象,贯穿整个发展过程的关键就是虹与龙蛇之间的关系和它们之间的神性转移。

        关键词:虹;意象;图腾;古典文献

        一、意象

        (一)意象的含义。所谓意象,就是客观事物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是将“意”寓于“象”之中,用来寄托主观情思的客观物象。意象通常是指自然意象,即取自大自然的借以寄托情思的物象。在中国古代文论中,“意象”一直都是个重要的概念,它的意义是“表意之象”,也就是指用来表达某种抽象的概念和哲理的艺术形象。古人认为“意”是抽象的内在心意,而“象”则是具体的外在物象;“意”源于内心并借助“象”来表达,而“象”其实就是“意”的寄托物。(二)中国古典文学中意象的产生。意象是中国首创的一个审美范畴,可溯源到《周易•系辞》中的“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言”。但此时的“意”只是指那些只有圣人才会发现的某些“至理”。作为概念,“意象”最早出现在汉代王充的《论衡•乱龙》中:“夫画布为熊麋之象,名布为侯,礼贵意象,示义取名也。”[1]这里的“意象”是指以“熊麋之象”来象征某位侯爵威严的具有象征意义的画面形象,从它“示义取名”的目的来看,已是严格意义上的观念意象。总之,我国在汉代以前,意象说就已经名实具备,十分成熟。把意象理解为“表意之象”,理解为圣人们用象征手法创造的艺术形象,这是由中国当时文学艺术的实际决定的。

        二、虹意象的产生及形成

        (一)远古时期的虹信仰。虹作为一种自然现象,是阳光射入水滴经折射、反射、衍射而形成在雨幕上或雾幕上的彩色圆弧。虹分为主虹和副虹两条,主虹是指阳光通过大量小水滴,经过一次反射和两次折射形成的光谱排列,色带排列外红内紫,色彩较鲜艳;而副虹是阳光经过两次折射和两次反射形成,位于主虹的外圈,色带排列外紫内红,色彩较为黯淡;还有一种由雾气形成的虹,颜色很淡,通常呈白色。在人类思维发展的幼年时期,古代先人对一些动物的行为和变化不已的自然现象无法给出科学的解释,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们进行观察思索,通过头脑中的想象力将自然现象与自身或身边所熟悉的事物联系起来。虹这个奇特的自然现象不为人掌控,又超脱了先人们的理解。他们下意识地去观察虹,发现降雨会带来一系列的自然现象,比如闪电伴随雨水而来,蜿蜒的闪电就像是腾空的蛇,雷声也类似某些蛇发出的声音,就连天上的云也很像是蛇皮的花纹,而雨过天晴后虹的圆弧状外形更像是蛇的身体,尤其是雨水泛滥时,蛇也会特别活跃,所以他们便把虹想象为他们所熟悉的蛇。从虹的字形我们也可以推出它与蛇之间的关系。“虹,象形,形声字”。甲骨文写作,其形宛若空中彩虹;小篆形体由甲骨文演变而来,写作,变成了从虫、工声。空中彩虹的形状像长蛇,长蛇又称长虫,故虹从虫。东汉许慎解释“虹,EX也。钏葡x。从虫工。”段玉裁注:“虫者,它也。虹似它,故字从虫。”这个像虫的“它”实际就是蛇。汉字中“虹”早在3000多年前就已出现,写作,典型的象形文字,半圆弧且两端各有首,似蛇头。周代青铜器中的虹霓更加逼真,身作弓形,两端向下,呈对称的两个龙首,由此看出古人确实认为作为虹的蛇有两个头。《毛诗正义》引《郭氏音义》云:“虹双出,色鲜盛者为雄,雄曰虹。暗者为雌,雌曰霓。”[2]主虹为阳性,副虹又叫“挚贰”,阴性。所谓龙蛇两头传说很可能就是由虹分正副两条联想出来的。先将虹比拟为两条蛇,再将雄虹和雌霓的各端比作蛇头,由于虹霓合称为虹,所以二蛇合一变成了两头蛇。无论是对虹意象的理解还是对“虹”字的解释,都反映了早期先人们将虹当作是一种有生命的事物,也就是“虹即蛇”的意识,而这种意识也很可能与龙蛇图腾的产生有一定的关系,奠定了自然神观念的产生。(二)虹与龙蛇图腾的关系。对于龙和蛇的关系,闻一多在《伏羲考》中认为神龙崇拜源于远古的蟒蛇崇拜,龙图腾是由于民族融合导致的以蟒蛇图腾为主体的多种图腾融合而形成的复合图腾。“如果从图腾崇拜的发展形态看,蛇图腾同龙图腾是有渊源关系的,前者为源,后者是流,前者是一种单一的、原始的图腾崇拜形态,而后者是经过发展的、综合性的图腾崇拜形态。”[3]所以龙的原身是蛇,它是在蛇的基础上形成的,我们知道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可以试图推断龙作为各种气象神出现的原因。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在古人的意识当中,雷雨这种自然现象是他们最感神秘,同样也是和自身的利害祸福关系最为密切的。闪电、雷声、雨水都让他们联想到所熟悉的蛇,从而产生对蛇的崇拜。但随着人类知识体系的完备,对自然界分类归纳能力的提高,当蛇与雷雨之间简单的对应关系已经不能满足他们对事物的理解时,一种在蛇的基础之上形成而能力又高于蛇的崇拜对象产生了,也就是龙。龙不仅拥有“蛇”图腾原本所具有的意义,而且还能对客观的物质世界产生一定影响。当自然神观念在古人意识中产生之后,龙自然就成了神的化身。首先是雷神,当雷神观念产生后,龙就成为历史上最早的雷神形象,史籍也曾有记载。《山海经•海内东经》:“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关,鼓其腹,在吴西。”诸多史籍中记载的雷神都为龙神人头,这就说明历史上被奉为雷神的曾经就是龙。在少数民族当中,同样有不少民族认为雷电是龙,如纳西族认为雷神“木古”即龙王。雨神观念产生的时间较晚。历史上的雨神形象有多种,但最早的形象仍是龙。古人发现雷和雨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有雨无雷的情况很多,所以当雨神独立后,不仅从雷神手中夺走了主宰雨水的大权,而且还占据了雷神“龙”这一形象。中国是农业国,雨水主宰着古代先人的命运,而主宰雨水的自然就是有着龙形象的雨神,于是也就有了想象中的龙能呼风唤雨和祀龙请雨的传说。雨过天晴,往往会出现绚丽的彩虹,对于这一现象古人仍难以理解,于是他们又加以联想推断出它一定与雷雨神有着某种联系,便有了虹即是饮水的龙这一说法。古人认为被奉为雷神和雨神的龙身上有着数不清的鳞片,而每一个鳞片都存有大量的水,天上下的雨即是龙鳞片洒下的水滴。而雷雨过后,云消雾散,往往会出现彩虹。古代汉语中有“虹饮”一词,即“传说虹能吸饮。”宋之问《自衡阳至韵州谒能禅师》诗:“猿啼山馆晓,虹饮江皋霁。”古代人们就认为虹是由天上的龙变化而来的,是龙从天上下来的化身,因为龙鳞上的水洒完了,就到江河湖海中去吸饮,让鳞甲装满水,准备下次降雨时用。在《论衡•道虚篇》中就有此记载:“龙起云雨,因乘而行。云散雨止,降复入渊。”也就是说,龙居住在深潭里,天上下雨便是龙飞到空中去洒雨,雨停云散,龙又从天上回到深潭蓄水。最后从虹的形态上看,所呈现出的弯曲状正和龙蛇一般。并且虹出现的时间与龙蛇和雷雨神出现的时间相同,就更加巩固了虹就是龙神的说法,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甲骨文以及周代青铜器中的虹霓纹为何有两个龙首。这就是以蛇与龙之间关系为中介,从“虹即蛇”意识推出蛇与龙之间密切关系的过程。(三)虹预兆与虹禁忌。在古代风俗中虹的出现被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祯祥之兆,一种是祸凶之兆。以虹为吉凶祸福之预兆的观念是由虹霓为雨水之神进一步衍生出来的,究其原因就在于雨水对人类所具有的利害两重关系,虹也出现了吉与凶的双重预兆,它既可预示丰年也可预示涝灾。虹作为祯祥之兆,是因为它作为龙图腾的象2019年第12期征,具有一定的神性,它的出现也就意味着不平凡事物的产生。而虹作为一种禁忌却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由虹预兆自然气象和农民生活的不幸而引出的,雨水既会带来丰收又会引发涝灾,为避免灾难必然对它产生一种敬畏和禁忌。在此基础上,又延伸为虹是国家大事的预兆。在古代,白虹(在雾幕上形成的一种淡白色的虹)的出现也历来被认为是不祥之兆,是战争和流血的征兆。二是虹作为一种禁忌,也不仅仅是由于它和雷雨之间的关系。虹本身绚烂多彩,又有雄雌之分,在民间传说中虹霓是夫妻相依于天空中,认为虹是阴阳二性相背负,是“阴阳相交”,所以把虹的出现又转而归咎于皇室后宫之乱。《太平御览》引《易通卦验》云:“虹不时见,女渴乱公。虹者,阴阳交接之气,阳唱阴和之象。今失节不见,似君心在房内,不修外事,废礼失义;夫人淫志而不能制。故曰女渴乱公。”[4]可以看出古人认为虹是君主生活糜烂的征兆,更是后妃淫乱专权,出现损坏国家君臣的祸乱的象征,从而也说明虹越来越与女性相关。在古代也流传着一些与虹有关的禁忌和迷信观念,如《诗•{风•[X》:“[X在东,莫之敢指。”([X即“虹”的别称)这种不能用手指虹的禁忌自周代始残留至今,在近现代民间习俗中仍有体现。如广西侗族人认为虹即使龙的化身,不能用手去指,否则手指会断掉。

        三、先秦文献中虹意象演化过程

        (一)虹作为气象预兆出现。在虹出现的前后,如果恰好发生了凶事或是吉事,缺乏科学知识的古代先人自然会将虹当作世事或人事发生变化的预兆,于是虹作为征兆的信仰就此产生。在先秦时代,虹基本被看作是吉祥之物,它既可为蛇形又等同龙,故而在先秦文献中常成为帝王、圣人诞生之兆,或大事发生的预示。所以在远古时代,虹一开始只是作为一种气象预兆,并没有承载太多的神灵等信息。这一时期的虹预兆也符合气象神产生以前人们的思维方式,而当高于蛇的神产生之后虹就作为图腾存在于文献之中了。(二)虹作为图腾出现。虹作为图腾出现,主要体现在它所具有的神性上,正因这种神性使古代先人对虹产生了禁忌。如上面所提到的虹禁忌一样,文献中的禁忌也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古人崇拜虹是由于它与雷雨神之间的关系,不敢对神灵有所触犯,于是就产生了图腾禁忌,传承最悠久的就是不能用手指虹。而第二个方面也体现在不能用手指,但原因出于虹是淫乱的象征。如《诗•{风•[X》:“[X在东,莫之敢指,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毛诗》解释说:“夫妇过礼,则虹气盛;君子见戒,而惧讳之,莫之敢指。”《郑诗》解释说:“虹,天气之戒,尚无敢指者。说淫奔之女,谁敢视之。”[5](三)虹作为意象出现。意象创作即是人们将自己内心某种特有的抽象感情寄托于所选定的具体事物之中,而这个事物所具有的含义在某种程度上与人们的感情相符合,虹在古人的意识中已经发展为具有一定神性特质的事物,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它已经被赋予了一定的意义,这种意义就是它成为意象后所具有特定含义的基础。但是在先秦文献中,虹只是作为气象预兆和图腾出现,它首次作为意象出现是在楚辞之中。楚辞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对应楚地的文化特征,它在意象的选择上也较偏柔性。楚辞中最典型的意象就是香草美人,而虹霓意象也频频出现,且多选择以雌虹为意象,同香草意象的价值一般,用雌虹自身所带的神性特点来突出自己高洁忠贞的品格。例如《离骚》中:“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扬云霓之腌蔼兮,鸣玉莺之啾啾”;再如《九歌•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九章•悲回风》:“凌大波而流风兮,托彭咸之所居。上高岩之峭岸兮,处雌霓之标颠。据青冥而掳虹兮,遂像忽而扣天。”等等。楚辞中的这一创作手法对后世创作也有很深的影响,从楚辞开始以后的文学创作中虹便以意象出现在文学作品中。

        参考文献:

        [1]童庆炳.文艺理论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2]吴润仪.汉字详解字典[M].四川: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

        [3]何星亮.中国图腾文化[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4]赵宗福.中国虹信仰研究[J].青海民族学院学报,2001(3).

        [5]何新.龙神话与真相[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

        作者:张晓东 单位:长春教育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